如夢似幻*莫忘初心

´_>`设定期期改,剧情周周崩,你永远猜不到编剧的操作

不定时失踪的摸鱼渣渣文手

「许了愿望的话就去实现它吧」—空奏列车

「除了我自己,谁还想成为我呢?」—希区考克

传唤证人-至夏篇 糖果色夏天

小花仙同人文

(睡前更文試探極限,即將被媽媽給爆轟了)

欸多...先说啊,我是很会脑洞没错,但文笔真的普普通通,而且抓不到重点...!

所、所以说啊~希望能给些评论,心心就算了,至少,给点意见啦~! 欸多...还是按照死亡时间来排吧~这只是2015年死的,完蛋我不会写爱情耶! ?

Ooc一定有√ 大概是以安德鲁的角度来描写 有安插部分搞笑元素(?)

P.S.我觉得这系列要坑

脑洞讲解:审判需要传唤证人,于是筛选出几位已经死亡的花仙们,作为额外的审判凭据。还有谁我不会说哒! (虽然有些人可能已经知道了)

「那么,审判开始—」 突然出现的诺埃尔(性转)说道,随即上空出现了巨大的魔法阵,散发着强烈的能量,让人无法站稳。

「由于双方证人的证据无法作为依据*,将决定召回已死的花仙进行审视。」

一道强烈的光芒布满了普雅造出的远古神魔殿,光芒消失后,众人回到了原本的远古魔神殿。

三个光影逐渐浮现出轮廓,最先开口的是安德鲁,他一语道出了人影们的真身:「至夏,还有伊紫...」 「那位少女又是谁?」爱德文追问着。 「不知道,但总会有谁知道的。」

突然传来了一阵响亮的声响,诺埃尔拍手示意正在说话的两人停止此举动,却没料到接下来发生的事。

「这里是...哪里...?」
「为、为什么大家都盯着我们看...」
「你们想做什么?」

再怎么说也是不可能的,因为有记忆不可能会是这样的反应,啊—

「失败了,第一次果然不会那么顺利,总之就拜托各位让证人们回想起死前的事了,先走了。」

语毕,身影便消失在神魔殿里,只留下仍未厘清现况的一群花仙们。

「不知道为何,总觉得好像见过你们三个呢!」

「我嗅到了一股浓郁的气息...先走了。」

「我好像...听到了什么旋律...?」

大家回过神来后,现场只剩下至夏,伊紫和另一名花仙早已失去踪影。

「我们走吧,黛薇薇,爱德文,我想他们两个大概是去找谁了,虽然失去记忆,但应该没问题的。」

随后,安德鲁上前握住至夏的手,一行人便离开现场,而三仙女和花灵们则留在那,说不准那两人会回来也说不定。 因为原本早该消失的她,却又再度出现在眼前,导致安德鲁头也不回头看的挽着至夏的手,一股脑不停的往前飞,直到身后被握着手的少女在他眼前挥了挥手才回神。

「那个~可以问一下你们是谁吗?突然抓着我就飞离那个地方,难道有什么事吗?」

望着眼前的她,安德鲁什么也没说,沉默了许久后才开口说道:「妳...失忆了对吧?我们是妳的朋友,绝对会帮妳找回记忆的。」

听到这番话,少女终于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就像是盛夏祭典般热闹。

「太好了!果然是朋友没错!我看到妳们时,觉得有种强烈的熟悉感,找记忆的话不急的!一边找回记忆,一边创造回忆吧!还要你们多多照顾了!毕竟...我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呢…嘿嘿~」

「...嗯,一边找回记忆,一边创造回忆吧,就这么办。」

三人商量好后,决定先将至夏交给安德鲁安置,黛薇薇在花精灵选美剧院还有事,而爱德文也需要处理事情,于是便交给无事可做的安德鲁了。 回到占卜屋,虽然平时根本不需要这么做,但是为了至夏还是久违的整理了空间。

途中至夏也插进来帮忙,虽然被本人坚决否定,但最后还是默许了。

整理到一半,至夏累的闭上双眸睡着了,书架上有本书差点就要砸到她,好在安德鲁眼明手快接住了书,"真是个笨蛋,哪里不睡偏偏睡在这种地方。"

看着她睡得如此香甜,安德鲁嘴角微微上扬,浮现了宠溺的表情,他真心希望这样的日子能一直持续下去,对另外两名少女也是—毕竟已经死了这种事,要是说了可就无法再次像这样相处了。

像这样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当然得想尽办法也不能让她知道过去所发生的憾事。

隔天早上— 原本打算早点起床替至夏准备早餐,却没想到至夏已经醒来了,正拿着什么书阅读着。

「啊,早安啊安德鲁!」

「那本书—」 听到了至夏道早安,但是安德鲁却将目光置于至夏手中正在阅读的书本。

「抱、抱歉!我不知道这本书对你而言很重要...!」

「不,没关系的...」

走向厅室内中央的木桌,触碰了一会水晶球,背对着她回答道。

这样的胶着状态持续了一段时间,至夏才缓缓开口道,甚至能听出些许的愧疚感。 「那我们...今天要开始寻找记忆了吗?」

「嗯,我们去花精灵选美剧院找黛薇薇和爱德文吧,跟着我走不要离太远,要是迷路了就待在原地不动,知道了吗?」

「好,我会记住的!」 少女笑着回答道,(可爱的少女自带粉色泡泡特效)

抵达了花精灵选美剧院,发现两人忙的不可开交,于是安德鲁上前询问,却从爱德文手中拿到了一份文件,"花精灵选美比赛规则"

「因为有三人复活的事好像传出去了,大家都非常担心伊紫还有那名少女的安危,于是现在的情况我想你们也了解了...」

看了一眼爱德文后,才明白了为何在来的路上,平常出来户外的花仙变多了。

「那么现在是知道状况了,但是...」

安德鲁指着手中的文件,不解的问道。

「正如刚才所说,因为大家都在找三人的行踪,特别是三仙女不知去了哪里,所以现在选美比赛没人能进行评分,比赛不能进行啊」 「那她怎么办?」

安德鲁指向至夏所在的位置,当事人像只刚来到新家的小狗一样,不停到处走走看看,似乎什么事都能引起她的兴趣。

「不如两人一起帮忙吧,你们两人不擅长处理文件之类的东西,又有花仙要来报名了,我相信你们。」
就这样两人接下了(半强迫式)评审的工作,刚开始还没出什么状况,但是就出事了。

「我给65分,还能再更好。」 「我给99分!下次再更加努力吧!」

之后的每个场次,至夏都一律给了每个参赛者99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逼不得已只好中断今日的比赛。

(黛薇薇使出了招式老脸一黑,效果十分显著!)

至夏一直摆着沮丧的表情,缓缓抬起头问道:「我是不是惹黛薇薇生气了…?」

「不,她不是那种人,不用担心,妳想在这里待多久就待多久。」

路上正好路过了小贩,看向至夏那期待的表情,安德鲁买了一只糖葫芦给她,而她也高兴的笑了。

一路上至夏一边走着一边指着自己看到的所有东西,因此行走速度变得缓慢,抵达家后已是深夜,由于早上经历了花精灵选美比赛的轰炸,几乎一踏进厅室就濒临睡死,但勉强撑住睡意后,两人靠在书柜上睡着了。

隔天早上醒来时,安德鲁却发现门外传了许多谈话声,而至夏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本来没打算说出口的,但话语却不经意的从口中流出。

「门外那一大群花仙,是妳找来的?」

安德鲁极力压抑住此时的怒火,但至夏似乎毫无察觉到。

「是啊!作为昨天买给我的糖葫芦的回礼,我看这里都没什么人来光顾,所以帮你拉了很多客人来!」

「为什么要把一群毫不相干的花仙找来这里?万一在外遇到了什么我没办法保护妳的事要怎么办?我是为了什么才让妳待在这里的,妳知道吗!?」

终于,情感从心中倾泻而出,不停的满溢出来,此时的安德鲁不知道让这浪潮停止的方法,只是纯粹的对着眼前的少女宣泄心中的情感。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我...、很抱歉...!」 等回过神来,眼前的她已经哭成了个泪人儿,安德鲁只得呆愣在那。

语毕,至夏迅速的飞离屋内,走到门口时早已不知去向,面对这样的情况,是他第二次陷入混乱的状态,下意识便往花精灵选美剧院飞去。

崩的一声,安德鲁直接把门撞开闯入剧院里,吓得昏昏欲睡的黛薇薇和爱德文都给震醒了。

匆忙的解释来龙去脉后,黛薇薇和爱德文互相看着彼此的双眼,偷偷的笑了笑,再面对安德鲁回答道:「所以我说啊…为什么第一件事是来找我们啊!?不是应该要去追至夏吗!」

「现在人不知道跑哪去了,怎么把人找回来?」

面对黛薇薇和爱德文的斥责,安德鲁又再度陷入呆愣的状态。

「我有对她说过,要是迷路了就待在原地,我们一定会去找她的。」

「啊真是巧遇,妳是至夏小姐,对吧?」

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花神之灵诺埃尔感到惊讶,故作正常的说道:「没事...」 「我能感受到,妳正处于迷惘的状态中,但愿能走出这充满浓雾的迷宫吧。」

语毕,诺埃尔消失在刚才所在的位置,至夏再一次将自己的脸埋入大腿中。

「什么嘛…明明说了一定会来找我的,骗子—」

至夏含糊不清的说出这句话,随着直到刚才仍未停止落下的雨滴,一起融入泥泞不堪的淤水坑里。

「至夏...!」

突然至夏听到到有谁来了,抬起头一看,果然是熟悉的身影。

看着他一身湿淋淋的模样,头发甚至在滴水,至夏察觉到了他已经找她找了很久了,大概是因为自己躲在花瓣下才这么久没被找到吧,好险找到自己的是他,至夏心里这样想道。

「妳没事吧?」

此刻安德鲁的脸上写满了担忧,面对对方丢出的提问,至夏有些尴尬的笑了:「没事,抱歉让你们费心了。」

「没关系的,只要至夏妳没事就好...!」

爱德文和黛薇薇异口同声的说道。

由于在雨中待了太久,于是黛薇薇强制的把三人留在在花精灵选美剧院不他们离开,从抽屉里拿出三条毛巾递给他们,自己也拿起毛巾稍微擦干头发。

在愉快的谈笑声中,四人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隔天—(第四天)

至夏又到外头游荡,在魔法仙屋外头她正抱着一颗水晶球,尝试往里头注入魔力,但尝试许久仍未浮现出什么,也许这件事没有其他解答了,她心中这样想道。

「本来是想再等一天的—」

诺埃尔突然出现在眼前,看起来似乎非常不悦。

「但发生了某件让人十分"不爽"的事件,所以现在就要进行审判—」

语毕,诺埃尔将至夏以及屋内的三人传送到远古魔神殿内,发现之前的金发少女以及伊紫已经到了,但伊紫是呈现被封在水晶里的状态。

「我想不管怎么问也是不会说出口的,所以三位传唤证人便进入沉睡,再"直接"唤醒记忆吧。」

语毕,三人眼神失去光泽,纷纷瘫倒在地,同时在场的其他人也进入了三人各自的内心世界里。

「虽然能够直接唤醒记忆,但好不容易见到死去的友人,就大发慈悲的让你们再多待一下吧,反正也早就恢复了,只是不愿意表明而已...」

「不过一直在外头等着也是挺无聊...去找三个吉祥物讨论一下吧」

(所以你就这样把那群人留在那边!?但其实这里平常也完全不会有人来吧~ㄎㄎ,吉祥物w)

梦境中,似乎安德鲁身边没有任何人,用水晶球也找不到黛薇薇和爱德文的位置,也许是因为在梦境里使用不了吧。

由于无法使用水晶球,于是安德鲁只好漫无目的的随意走动,称不上是随意走动,至少是一直线往前走,原本打算放弃时,眼前出现了一个悬崖,悬崖下有一位女孩坐在那,好不容易见到了谁,于是快速飞奔过去。

「安德鲁...!」

「至夏,这里是妳的...内心世界?」

至夏默默的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没见到黛薇薇和爱德文他们,该不会是有什么阻挡了我们相遇吗?」

见状,安德鲁从怀里拿出一颗水晶球展示给至夏,依然无法映出任何东西。

「连占卜都没办法吗…」

看着至夏一脸失望的样子,安德鲁将水晶球交到她怀里,在她的身旁坐下。

「不如我说故事给妳听吧?当初被妳拿去看的那本日记...」

「真的吗!?太好了!」

原来真的什么都没看吗…

聊了很久,至夏突然开口打断了安德鲁:「其实...我都已经知道了,包刮...自己已经死了什么的...这种事也知道了哦?」

面对突然被告知的事实,安德鲁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知道的...妳们一直试图隐藏的事,到底是什么...另外两人也是一样的吧,其实一开始就知道了」

至夏从地上站起身来,双手环抱住安德鲁说道:「我,似乎喜欢着你呢,安德鲁!」

被紧紧抱着的安德鲁无法动弹,于是便以双手环抱至夏的腰部作为回应。

「嗯,我也喜欢着妳,至夏。」

突然间空间快速的晃动起来,最后两人从梦境中醒过来。 只见其他人也醒了,三仙女和诺埃尔站在眼前,准备公布审判的结果。

「审判的结果—雅加女神将会消失,」

但接下来他却轻声笑道:「不过我想妳们三人大概会选择宽恕她吧,毕竟如果不是她,妳们三人也不会在这里了。」

「还有,原本预定是第五天结束进行审判,但现在是第四天,已经说好了明天要进行夏日祭典,虽然正值初夏,但还请好好珍惜这最后的时光吧。」

语毕,诺埃尔消失在虚无中,留下在场的三仙女和其他人。

「好啦~我们也该去忙祭典的事了~暂时没办法关其他事,所以接下来就交给妳们决定吧!」

于是三人各自分散,回到彼此的家中,尝试許多以前没做过的事,最后迎来了夏日祭典。

在场的所有花仙们开始倒数,天空中绽放一朵朵绚丽的烟花,随着夏日的美好回忆一起升上天际。 在背后,至夏偷偷握起安德鲁的手,而安德鲁也回握着。

在最后一朵烟花点燃后,两人的心意随之上升,最终双唇重合在一块,闭上双眼,
浸浸在这最终的时刻。

* 嗯啊~终于码完了呢,一直犹豫着薇安那边的...写不出来要坑,但是觉得对不起啊~灵感像是被炸干一样... 不知道大家绝得如何呢~大概前前后后差不多写了4000字了呢! 希望之后也能和大家好好相处唷~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