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似幻(至冬)*莫忘初心本我喔

因重名,因此叫我至冬吧,我在那天出生的。
此人容易入坑但容易失去热情,于是乎我可能写过一次某cp,然后再也不写是可能的,不过回坑也是可能的,一切都有可能性的存在唷~✩

这里是如梦似幻,可以叫我如梦姊什么的喔,只要不是毁谤的话语基本上我都能接受的。

如果有心事的话,我可以倾听的,也会尽自己所能做到的帮助你的。

不定时失踪的摸鱼渣渣文手

「许了愿望的话就去实现它吧」—空奏列车

「除了我自己,谁还想成为我呢?」—希区考克

「就算為了目標,也不可以失去真心喔」

【优桐】非一般關係

R慎入 外連發留言區。

Lof不要鴿我你看看我這麼個三好學生所以不要鴿我好嗎

菜月•昴參上

有web六章的剧透慎入~


Ooc√


Cp为尤昴不喜勿入唷



睁开琥珀色双眸—在一个不知名的空间醒来,抬起头发现墙壁上刻满了『菜月•昴参上』,听见了衣物摩擦的声响,一旁的地上昴正缓慢的睁开眼,撇向已经醒来的尤里乌斯。


「...这里是哪里,尤里乌斯?」


答不上话来,自己也无法理解现况,只得沉默不语,”唔”发现了昴的异状,在快倒下前扶住了他,连忙问道他的状况。


「...真是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回来...吗」


「昴君?」


尤里乌斯感到不知所措,本就处于未知的情况,不禁绷紧神经,然而却对上的那双同是琥珀般色泽的眼—仿若看淡一切尘世俗物,经历人事沧桑的稳重与成熟。


「尤里乌斯,现在的情况到哪里了?」


「...我無法明白你的意思」


「那就不说了吧,最优的骑士—对上自称骑士,实则未来会成为比那更加崇高地位吗」


「你,可得要好好的努力一番啊,这样才能在未来与他并肩而行,若是做不到,待在他身边会带给他更多阻碍的,」


“他”,指的是菜月•昴吗?那么这个人又会是谁—一想到了曾对上的大罪司机,被谁给附身了这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我看好你喔,”我的”最优的骑士~」


我的”这两字刻意加重了不少语气在里头,带着一抹笑意,阖上了琥珀色的双眸。


当他再度睁开眼时,所见的是明亮的蜂蜜色,与往常同样耀眼的光景映照在瞳眸深处。


「走吧,赶紧离开这里和其他人会合。」


我会陪着你一同成长,在未来成为影响全世界的伟人后,我,最优的骑士,将伴你左右,至死不离。


假设,邪恶486就是贤者,而486未来会成为贤者的话。


【法斯中心向】成•人

老师—您知道远古时代的人类,是什么样的存在吗?

「人类是一个,情感丰富的物种,会哭、会笑、会思考,能创造生命,也能死亡,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老师—那么所谓的创造生命,具体来说是什么呢?

「人类可以藉由雌性和雄性的结合,创造出一个新的人类,而我并不是透过这样的行为所诞生,因此不是人类。」

老师—死亡又是什么样的事呢?

「人类同时拥有魂、骨、肉,缺少了一样便不能称之为人,同时会死亡。」

「老师」

与方才不同—赫然转变为这样活泼、充满精神的样子,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拥有丰富的情感,会崩溃哭泣,会思考怎样才能拯救大家,从最初的我创造出了现在的我—而要是我被磨成了砂石长久下来记忆将一点不剩地消失如此一来便无法得知"我"是谁是什么样的存在那精神层面上的我便死了,

法斯法菲莱特这名宝石人也将一同死去...」

所以啊~现在的我能被称作人类了吧?请您替月人祈祷,超渡他们吧

—这些话未能说出口。

「老师......」

跌坐在地上,像是关不上的水龙头

泪水 无法停止

如果成为人是这样痛苦的事—

"啪啦"

有什么碎掉的声响回荡于寂静的夜。

...超级没问题哒,刚成为法吹就插了他一刀什么的......我我我走先啊? !

? ? ? ...认真的? ? ?粉丝数为啥各种飙升,先说好了我很可能写过的cp,之后就再也没碰过了(会这样主要是因为写文拖拖拉拉,导致坑积到后面也就没热情写了),所以要退关的话赶紧退我不会有怨言的喔。


我想起义...不我要起义阿啊啊啊!

我的女神! ! !师父父...! ! !您被官方爸爸改成马猴烧酒我真的不能接受...! ! !

我要...我要原版的师父父! ! !

角啊啊啊!法器啊啊啊!前辈的尸骨都在法器里怎么可以拿掉? ! !

我要战官方爸爸!我要狂截图! ! !一幕也不容错过姑奶奶的盛世美颜! ! !

(来自姑奶奶铁吹的愤怒

祝我生日快乐~...

是我的oc了,不是正常的服装,是因为生日才特别画成这样的0v0

(虽然也没差多少地方就是)

人生中想实现的愿望和山一样的多,星星代表的就是至今以来累积的愿望唷

【优桐】在星空下绽放 青色的蔷薇

"好像做梦一样呢...我现在,觉得超级高兴的啊,高兴的不得了"

优吉欧望着桐人哭了出来,而当桐人打算伸手为优吉欧拭去泪水,发现自己的眼角也滑下了象征喜悦的泪珠。

"啊…那个..."

什么啊,为什么我也...

正当桐人低下头不让优吉欧看见他哭的样子时,手被轻轻的挽起,一个温柔不带任何侵犯意味的吻落在眼上,替他拭去了眼角的泪光。

"桐人,我喜欢你,我会一直喜欢你的,"这份情感将持续存在。

"那么,恭喜你们,从今天起两人正式结为连理夫妇"

—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不等人说完话,优吉欧便吻上了自己心爱之人的唇,此刻彼此的心意交织,将不再分离。

是上课摸的梵天兔兔! p2上色是早上边吃早餐边摸的0q0

(大頭画手qwq

【尤昴】说谎没好处可拿

巨Ooc√

如果尤里乌斯去找了愤怒if昴昴。

初次见面,后会无期限


「你是来杀我的?」

一见到眼前这名骑士出现,少年直接了当的切入主题,询问来意。

眼前的骑士将剑收回剑鞘里,回应道:

「不是」

「那你来做什么?说谎并不可耻,你到底有什么意图?」

黑发少年显得有些烦闷,与冷静的骑士形成对比。

「...我是来加入昴星社的」

对上骑士认真的神色,少年稍有兴致的做出与提问不尽相同的答覆:「我允许你,对我撒下一个谎言,是什么都无所谓,但是有第二次,我就会杀了你。」

骑士将这个答覆当作默认,在这里住下了,也成了其中一名贴身侍卫。



一次出任务骑士归来,便立刻向昴进行汇报,但尚未发话便被打断:「伤了,为什么不先去治疗再来汇报?」

以跪姿面向昴的骑士抬头回应:「我没受伤,并且我认为回到据点汇报最为优先。」

闻言,昴一手撑起胳膊,眯起琥珀般色泽的眼,以近乎是质问的语气问道:「为何要撒下这种肤浅的谎言,这样,你以后便无任何机会撒下谎言了。 」

待昴发话结束,骑士站起来与他视线相交,接着摆出标准的贵族行礼站姿,血珠顺势滑落,滴在纯白色的衣服上,但骑士并不把这当作一回事,只是回应了昴的质问。

「因为如此一来,我从今以后都只会对你说真话,

而此时此刻,我将对你宣誓我恒古不变的忠诚,至死也不会减少一丝一毫—

我会爱你一辈子,菜月昴。 」

琥珀瞳孔急遽收缩,里头满是惊愕的神色,丢下一句「立刻去治疗伤口」,便飞速逃回房间了。

「昴君,怎么了?据点被发现了吗?」

「...没有,没人发现这里」

一躺到床上,一阵睡意席卷而来,就这样静静的睡着了。

而在那之后,黑白的世界里多出了一抹紫色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