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似幻*莫忘初心

´_>`设定期期改,剧情周周崩,你永远猜不到编剧的操作

不定时失踪的摸鱼渣渣文手

「许了愿望的话就去实现它吧」—空奏列车

「除了我自己,谁还想成为我呢?」—希区考克

啊啊啊啊啊啊!探险时光完结啦啊啊啊啊!最后一集各种爆点! ! !

我哥从四年级追的,觉得很感动,但我却是...结束了?这是总会抵达的结果嘛~不过说真的...不舍是一定的,看看现在的动漫...有的甚至看不懂在干嘛的...反而那些美漫动画,连载了那么长的时间,剧情架构也很完整,完结了也有很大的感触,

包刮在去年,天兵公园完结了(没记错...吧...)

天下是不会有不会结束的宴会存在的,正因聚会途中会发生许多意想不到的事,为一个宴会画下句点,也是另一个宴会的开始,让我们尽情期待

在未来看到

更多更精彩更加绚烂无比的宴会登场吧

我是个摸鱼渣渣文手。

摸鱼渣渣文手

渣渣文手

文手(划掉

目前产粮的坑有:小花仙、摩尔庄园。

未来考虑产粮的坑有: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

请别期待我下次产粮是什么时候,我真的写很慢而且还摸鱼。

P.S.我很好相处,对待每个人都是一样的(虽然不太公平)

日lof嘛…(视线漂移)

我本身也日过别人,所以说就勇敢的日吧!

最后,每一个♡(红心)和★(赞)都是支持我继续创作的动力喔!

嗯然后我也不知道到底要写啥...
就先这样吧~

意料之內+宣告的电子邮件

【花灵全员向】因缘所遇

网页游戏小花仙同人文。

现代paro

Cp:梵五,乔弗,稻露,年吃,桃玫,普诺

P.S.這次發的是第四章和第五章,因為第五章篇幅比較短,於是一起發了。

P.S.S.S很重要所以三个S,我要暂时休刊去了,写文总卡,一定会回来不坑的,说什么我一定会写完,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其实这章有过小插曲,不过原草稿也不过写了"大概"不到300字,也还记得写什么,其实还好啦~

前情复习:确定交往了呢。

*

隔天早晨,五月照常在七点起床,到外头晒晒太阳吹风,这时桃喜从她身旁走来,五月感到一丝不对劲,她那副摸样摆明了嗅到一丝八卦的讯息,打算开溜却被逮个正着。

「妳干什么开溜啊!我可什么都没做!」

「因为妳每次鬼鬼祟祟的还面带微笑,一定是和八卦有关啊…!」

「行啦妳听我说...blablabla...」

于是桃喜在五月耳边聊了昨天的事,五月也没想到那个命天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欸?妳說他...去找妳聊过,才跟我告白的?」

面前的桃喜突然脸色发白,像是看到鬼一样,五月转身一看,视线却被两张电影票给挡住,此时身后的桃喜早就不见踪影。

「我买了电影票,是侏罗纪世界的,快下档了想说邀妳一起去看,下午可以去图书咖啡厅,如何?—」

这个邀约确实不错,而且说实在搬来这里方便许多,比起之前反而闲的找不到事可做,写书不过是兴趣罢了。

不过五月本人清楚听见了他在句尾又附上的话,极具危险性:

"要是五月没答应的话,那整天花痴稻荷的媒人我一定要宰了他。"

看来没选择了,五月脸上滑过一滴汗珠。

「嗯好,不过我要回房间整理包包,你先等一会吧。」

于是命天便在门外乖乖的等她整理好包包,但等了十分钟对方还没出来,绝对要宰了那个媒人的想法再度浮现,但下一秒对方便带着愧疚的表情打开房门,

「抱、抱歉!我刚刚在找一个东西,让你等了这么久...我们快点出发吧!」

找东西吗?算了就原谅吧,反正也不能表现的太过于严苛,可就破坏印象了。

「不没关系的,那妳确定准备好了?」

「呃、对!所有东西都带上了,我们走吧。」

于是两人搭上公车,准备前往电影院,一路上公车走走停停,突然来个紧急煞车,五月重心不稳直接跌向后方的命天,后来有人下车,两人便坐上座椅,结果又是一个大转弯,这次五月倒在命天的双腿上,满脸通红的从包里拿出一个笔记遮着脸书写,此刻即使不用读心术也能知道,她肯定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因此在下公车时,命天走在前,五月走在后,但在命天要下车时,似乎没注意到有一台摩托车行驶而来。

"等等—别下车!"

但她并未说出口。 五月直接从他身后环抱住腰部,才没被摩托车撞上,直至那台摩托车早就不知到了哪里,五月依然紧紧的抱着他的腰部,命天轻声呼唤了她才反应过来。

「啊...抱、抱歉!」

于是她立马松开双手,催促着命天赶快下车不然会影响到其他乘客。

啊,刚刚居然有一瞬间感到惋惜吗,今天一定是吃错药了,不对,我根本没吃药也没药可吃。命天在内心吐槽了一番,但身旁的情人似乎还在害羞,只是紧紧跟在一旁并没有注意到异状。

「五月,电影院到了喔?」

「啊,好...有需要买什么吗?当作让你等十分钟的赔礼」

「不用了,我估计这部电影精彩到妳没时机吃玉米花和饮料。」

于是两人直接入场,待广告结束后,电影开始播放,命天似乎早就料到似的从来没动过,因为电影有好几个情节让五月吓到尖叫声不断,导致她双手直接死死的缠着命天的右手不放,电影播放结束后响起了经典的主题曲,看向身旁哭的眼睛红到充血的五月,嘛...也罢,这整个庭室里大多是五月的尖叫声,于是帮她拿了个墨镜,避免谁看到她现在的惨况。

于是便一路带着她到图书咖啡厅,自己点了杯卡布奇诺,接着把点餐单推到五月面前,看着她只点了一杯蜜糖水,隐约记得蜜糖水对喉咙有帮助来着,以后或许能用这招找谁当伴侣吧。

只见她又拿出了记事本,开始在上面书写道,与其说是书写着什么,倒像是在速写,命天一个伸手便把她手里的记事本给抽走,道:

「快喝蜜糖水吧,冷了就不好喝了,等妳喝完我才会还妳。」

「呜...你欺负我...」

于是在命天的注视下,五月乖乖的喝完了蜜糖水,而命天也依照约定把记事本还给她。

「妳的速写不错嘛,往插画方面发展也不是不行,或许出书的话,插画能自己包办,能省些钱吧。」

「但我的技术还太差了,不可能的,不过...可以找邻居问问,小吃货说年是一位画家,在艺术界十分出名,或许能找时间拜访他。」

只见命天沉思了一会,又发言道:

「我說妳想好要写什么题材的小说了?不如试着写写纯爱小说吧,不正是为了这件事,才开始交往的吗?」

五月拿起了记事本,遮着自己的双眸,不让对方看见,小声的嘀咕道:

「可万一不小心喜欢上你的话,可要负责任到底啊~...... \\\\\\」

而命天大概也知道她这举动的目的,趁着她偷偷窥视自己时,回以一记抛媚眼,五月再度脸红的把整个脸埋在记事本里。

「嘿,妳这样能看见本子上写了什么?」

「用、用用不着你管...!」

就这样,命天心情愉悦的反覆品尝她的所有反应,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余光撇了眼讯息,回了一句话后将手机的定位关闭,连同网路一起。

「五月我去厕所一下,今天就到这里吧,网路先关掉,晚上妳再开网路看讯息。」

「嗯,好...」

于是梵天抓起自己的背包往厕所走去,传了一条讯息给五月。 接着走到附近的公园里,坐到秋千上等着某人到来。

「妳来了」

「梵天,我、我真的不行吗?我发誓可以给你自由的,现在你的家人发疯似的在找你,跟我走吧,这样...对我们都有好处的」

下了秋千,只见他转身就要离开,不带任何情面说道:

「妳能给我什么呢,自由?别开玩笑了,只不过是换个鸟​​笼罢了,但鸟笼的主人依旧是那些自以为是的家伙,妳也只不过是被牵了铁链的金丝雀,看似过得美好,但那都是假象,妳的家人想获得金钱,我的家人想把铁链缩短,锁的更紧,要是我想离开,就拿妳来威胁,『但我可不在乎妳的死活。』」

「梵天...我知道了,这个包包里塞了我所有的随身物品,就给你了,祝你...还有你的朋友幸福。」

只留下这句话,少女跑走了,只留下梵天一人在原地,而他也准备离开这里,把包包直接丢在树丛里,头也不回的离去。

「自由是不可能一直拥有的,趁现在好好享受自由吧,虽然像妳这样的大小姐,我不抱有任何期待。」

僵持了好久,最后还是打算这样处理了,毕竟...可有更大的事呢~(邪魅一笑(

这时是下午四点,五月才刚回到家,既然命天说要等晚上再看,那就先找事做吧,把今天约会的所有细节...写下来... 一想到这里,唰的一下脸又变得通红,于是猛的灌下一杯冰水,嗯温度下降了不少。

整理好了所有细节,看了眼时钟,已经来到了晚上七点,不知道命天回家了没,或许是突然有事才离开的,现在或许还没到家,还是别去找他吧。

想着想着,于是决定去找年,通常来说她总是晚上才画图,一般早上都是睡整天,直到中午才起床,如此不规律的作息,就连小花仙家里那个女孩都出言抱怨过,虽然抱怨的理由十分诡异,说什么画笔在纸上的摩擦声让她睡不着,这孩子的听力到底是谁遗传给她的?

于是只带着记事本和一只原子笔,五月爬上楼找年谈论插画的议题。

不意外的,从门眼能看到年正聚精会神的画图,简直本人就像是一幅画般,直到年主动打开房门她才回过神来。

「真是稀客,五月小姐突然登门拜访是为了什么?」

「那个...想来请教绘画方面的事,如果能自己处理插图的话,就能省去一些钱了。」

「确实,那么绘画基础呢?有画过什么图画?」

「啊,不过是小时候的事了,没什么事可做,就会拿起树枝在沙地上画画,通常会画景色之类的。」

年沉思了好一会,五月将手里的记事本递给了他,翻了几页后,又开口道:

「这个手法别有一番风味呢,似乎在哪见过,记得妳是位作家?」

「是、是的!之前曾经在网路上写过一些短文或者是诗词,封面就是我自己绘制的风景图」

「妳画的风景不错啊,以景物来描绘角色内心是个选择,如何?」

接过记事本,五月慌张的回应道:

「好,好的!非常感谢您的意见!那我就先回去了」

于是五月离开了年的租屋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拿出记事本要将会的内容给记下。

啊~镇定镇定...!要上工了!

等整理好所有内容望向时钟,指针已经来到了五点三十分,决定试着利用这些题材,尝试练习写一篇言情小說。

首先设立故事开端,如果说要以我们的恋情做为题材的话..."天无"是一位大财团的接班人,决定来到上海,寻找自己的另一伴... 在书店巧遇了一名男子并帮助他解围,于是做为报答天无和七月一起到了咖啡厅歇息,七月本想借机告诉天无期时自己是男性,但并未成功说出口。

之后为了报答并且帮忙处理住所,于是两人来到了咖啡厅歇息,到了少女居住的公寓住下,也顺便采买伴手礼给邻居。

之后少女邀请少年到住家里作客,而少年也提问道,尝试当伴侣,以获取写作的题材。

到了这里五月停下写作,这时已经来到了七点,赫然想起命天曾交代过到了晚上再看讯息,于是五月所幸拿起手机,打开网路后,果然看到一条来自命天的新讯息。

(虽然说本来便是以写作才交往,而我也确实看出了妳对我的情感,绝对介于友达以上恋人甚满的程度,但—如果说,我只不过是做了个恶趣味的玩笑?)

(...?)

(命天?)

(...你...是认真的?别开玩笑了啊。)

这一章很短~但是我也没办法~我不知道咋处理适当啊~

意料之外

小花仙花灵全员向同人文-因缘所遇

梵五第三章

嗯啊~可别高兴太早呐~这可是现代pa,更何况两人的社会地位落差十分明显呢。

Ooc√

现代paro√

私 设 如 山 √

「不然,我们试着交往如何?」

这突来的一问,让五月的思路瞬间大当机,不过梵天倒是显得十分冷静,微笑道:

「不用马上回答的,我可以等妳,现在时间也不晚了,今天就别熬夜了吧?」

直至梵天关上大门,离开家门外,五月仍处于恍惚的状态,久久无法平息,结果就在这样的状态下睡着了。

隔天醒来时已是正午十二点,自从来到上海打拼,五月从没睡得如此安稳过。

距离五月被梵天表白后已过了一个星期,五月仍未给出答覆,而命天也没说什么,五月依然思考着新的作品,而命天目前则是到小吃货那边帮忙,有了命天颜值的加持,那间餐馆的生意也更加兴隆了。

「你好啊五月小姐,关于写作有什么头绪了吗?」

普雅从后面遮住了五月的双眼,不过没有使力,于是五月轻松就把双手给移开了。

「普、普雅妳不要突然出现啦…不过今天也无法将敬语去掉呢」

「妳,最近好像不太一样?我记得那栋公寓来了新的邻居,我前些日子见过他在巷子里的餐馆打零工,长得英俊潇洒,替老板多争了不少钱。」

语毕,普雅姿态优雅的切了口蛋糕,放进嘴里细心品尝,随后给出了评价。

「这里新开的咖啡厅,甜点还算不错。」

「那个...请问普雅小姐,妳认为写什么样的作品,才能吸引大众目光,让大众欣赏呢?」

听到眼前这名小可爱这么一问,普雅不禁嘴角微微上扬,

「你又在想什么了呢?小可爱,你只要写自己认为最好的作品,自然会有人赏识,不需要写那种充满白学骨科的言情小说,有时候想多了,反而会惹祸上身喔?」

五月仿佛领悟了什么,正低着头皱眉思索着:「自己认为最好的...」

「对,厘清想法后,做出最适当且符合你心意的选择吧。」

普雅拉了拉略长的袖子,一只外貌引人注目且昂贵的手表上显示着此刻的时间,整理好个人物品后,普雅伸手摸了摸五月的头,语气温和的说道:

「我该走了,面对事情怀着太多犹豫是不行的,但也不可未经思考便下决定,好好选择吧,你的路怎么走,我只能给你建议而已,希望你能记着这些话。」

待普雅结帐完毕后,她领着五月回到了公寓,而道别后两人各自回到家中。

在房间里,五月盯着自己幼年时曾使用过的记事簿,于心中暗自发誓道。

— 醒来时看向时钟,此时已是傍晚十点,抓小侧包,便往小吃货的餐馆前进,现在这个时间,距离结束营业的十二点还有两小时,可却是一天中最繁忙的时刻。

还未踏进里头,仿佛耳边早已传来了热闹的人声,一脚踩进里头,于在外面望见又是不同的感受,客人们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有谁进来了这里,热闹程度完全不输于晚上的夜市。

这时五月看见了某处正在给客人们分送餐点的命天,而命天也在同一时间与他相望,不,其实早在五月踏进来时,或许那一刹那他便察觉了。

手里已无任何餐盘后,命天往五月所在之处前进,

「妳怎么来了?还有两小时才结束营业,这个防蚊液给妳,虽然春天还未有太多蚊子,以防万一还是喷一下比较好,妳先去外面等着吧。」

随着时针与分针马不停蹄的奔走,渐渐的一桌桌客人散去,相约着下星期又或下个月再来此处相聚,等到距离打烊时间只剩最后一分,剩余最后一桌的客人才缓缓散去,随后梵天把围裙换下,到外套迎接等候多时的五月。

「妳今天怎么特地来等我?看来一定是有什么事非说不可吧。」

「我...我、我ㄒㄧ...」

明明对方就近在眼前,但这句话五月却无法完整开口说出,在原地支支吾吾的始终无法拼凑出一句话来。

最后他选择放弃,从侧包里拿出了记事簿和原子笔,在纸上划记,并将其展示给命天。

"我、心悦 你。"

只是这简单四字所组成的句子,就连用笔表达也歪曲的令人发指,本以为会默默的离去,但却又说出了令他无法想像的话语。

「若这便是妳的答覆,那从此时此刻,我们便是男女之友了。」

将这句话表达出来,本就让五月害羞不已,命天的一句话又带给他会心一击,一时半刻脚丢失了力气,差点要摊坐在地上,而命天即时拉住她的手,五月便顺势扑在他怀里。

「我、现在,觉得好高兴...」

「命天...」

「嗯,我在听着。」

「我喜欢你,命天。」

「...我也 喜欢妳。」

嗯呐~这个章节变短了呢,跟上一章大概比少了500字(真敢说啊...),不过我发糖了唷?发糖了唷! ? (行了妳还要重复几遍)

新居落定and拜訪鄰居

嗯…标题不知道取什么好...
总觉得我越写越烂了...

梵五第二章

Ooc√ 现代paro√ 私 设 如 山 √

【小花仙花灵全员向】因缘所遇

真、真的非常对不起~
我的金鱼程度又上升了呜...

找到了一间还有空位的咖啡厅,两人二话不说立马坐下,接着陷入短暂的宁静,尴尬在两人之间挥之不去,最终绿发的少女率先开口道: 「我、我叫五月,还请多多指教了。」

她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紧紧的把一个小背包抱在怀里,看到她如此紧张,梵天开了个小玩笑道: 「我可不是童话故事里的大灰狼,如果要吃掉妳早就下手了,我叫命天,还请多多指教。」

「好的...也请您多多指教了,命天先生。」

"您购买的餐点已经上桌,还请慢用。"

梵天喝了口拿铁咖啡,再放回碟子上缓缓开口问道:「那么延续刚才的话题,关于租屋五月小姐您有推荐哪里吗?」

「这个...我目前住在一栋公寓里,那整栋公寓都是房东的,除了一间是房东自己住之外,总共有十二间房间可以住,目前已经有五人入住,那房东待人亲切,看在你刚来到这里,应该能打折扣。」

「这样吗…那我想送礼物给邻居,毕竟搬到同一栋公寓里,有推荐的吗?」

「唔...在那条巷子里有一间餐馆和一家糖果店,餐馆的料理很好吃,糖果店的糖果也受到大家的喜爱,你觉得送什么好?」

「送料理或许对方已经吃过了,那就送糖果吧,拜托妳带路了。」

命天起身准备离开咖啡厅前往目的地,但却被五月给叫住了。

「那个...虽然说时机不太对,但其实...我是男的...」

碍于咖啡厅内太过于吵杂,导致命天并没有听清處她说了什么。

「嗯?怎么了?再不走到时候回家就太晚了,这样也不太好。」

「...走吧。」

整理好随身物品后,两人首先去找了房东,打算先整顿好物品再去买礼物给邻居。

「...五月那是妳男友吗?」

前来应门的是一位身材娇小可爱的少女,似乎是被敲门声吵醒了,还有点困的样子。

「才、才不是啊!」

「妳这么小就在当房东了?失礼了,我打算在这里租屋住下来。」

「...」

没想到当命天刚说完后,女孩便直接把大门给关上,随后是一名粉色头发的女子出现在眼前。

「咳...抱歉刚刚那是意外,还请别太在意了,那么命天先生这个钥匙就给你了,既然是五月带你来这的,你就住她隔壁吧,这样也好问她事情,对了房租的话先欠着没差,我们这不缺钱...」

看到女子这般随意的样子,命天有些意外的说道:「欸?直接给我钥匙吗?没想到房东妳个性这么洒脱,那我先上去了,等会见。」

「嗯好,那有事再找我,我有事先忙了。」

将物品先放置于客厅,拿了几张钞票在口袋里便和五月一起去买礼物。

五月对这名男子感到好奇,如果是来这里打拼的,带的东西也太少了,往后再说吧。

一进到店内,便闻到糖果香甜气息,五月领着命天来到柜台询问道:「请问有什么糖果适合送给邻居呢?我旁边这位是命天,他刚来这巷子里的公寓。」

老板娘迟疑了一会才回应道:「…目前有推出新的口味,有请几位老饕客试吃了,反应和评价不错,考虑买一些送给邻居吗?要试吃也行。」

「那就买那个,既然是老板娘您亲自推荐的,买七盒谢谢。」

「好的,这些给你,啊五月等等,之后有新口味推出时,记得叫其他邻居准时到这里试吃, 别忘了。 」

「抱歉!我之后一定会准时叫他们来试吃的。」

挥别了老板娘,两人一一拜访公寓里的每位邻居。

最先拜访的是小吃货,他就住在房东的隔壁,是第一个入住的邻居,同时小巷里的餐馆也是他经营的,虽然生意兴隆依然能准时下班,目前并无招募任何员工,即使是尖峰时段,但时不时会有邻居来帮忙。

「您好?我是新来的邻居,还请多多指教,这个糖果礼盒是给你的。」

「啊谢谢,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要回去研究菜单了。」

第二的拜访的是桃喜,住在二楼,是一名职业红娘,总爱给人牵红线,演员则是副业,虽然是红娘,据说她从来没给自己牵红线过。

「您好?我是新来的邻居...妳是桃喜?」

「啊呀~大少爷来城市里找妞了吗?玩腻了那些女孩儿们想找些新的?」

「别咬文嚼字,妳找到伴侣了?我记得妳之前还夸下海口—」

「行,你可以离开了,五月妳需要素材的话记得找我啊~我这儿可有很多题材喔~对了,梵天你等下给稻荷时,记得说连同我的份一起啊~」

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桃喜拿了糖果礼盒直接甩门谢绝来往。 接下来拜访的是隔壁的稻荷,总是戴着一个白狐面具,但其实长得惊为天人,撩妹技术简直是一流中的一流,情话更是不了得,因此掳获许多青春少女的心。

「啊~许久未见阿稻荷,你还是戴着那个面具呢,该不会连睡觉也戴着?」

「...你没事跑来上海做什么啊...况且你家族...」

「...你最好废话少说,这个糖果礼盒是我和桃喜一起买得,当作刚搬到这里的见面礼,不见。」

面对稻荷的疑惑,梵天回以满脸的笑容,接着来到了三楼,玫杜莎是糖果店的店主,爱吃糖到了随身携带糖果的地步,是个漂亮的妹子,虽然许多人问过,但似乎没人知道她为何戴着眼罩。

因为玫杜莎经营的糖果店还未关门,于是便将糖果礼盒塞进信箱里,虽然这个本来就是自家的产品。

终于,来到了最后一位邻居的门前,住在这的是年,是一位美术大佬,在艺术界十分出名,做事总是慢条斯理的,因此戏称自己为老年人。 按了电铃后,过了一分钟才来应门,手上还沾着颜料。

「你是新来的邻居?年纪轻轻来上海打拼可不容易啊,好好加油吧。」

终于成功的将所有糖果礼盒交给邻居后,五月邀请梵天来自己租屋处一同聊天,毕竟天色已晚,这个时辰出门说不定会被谁给搭讪。

「抱歉,没有什么茶能给你,所以讲究一下喝点黑咖啡吧。」

命天喝了口咖啡,又将其放回杯碟上。

「这咖啡泡的是不错,但我以为女孩子都喜欢甜的?」

「这个...其实我是打算熬夜的,所以才喝黑咖啡。」

命天似乎想起了什么,于是问道:「桃喜她说了去她那找题材,妳是作家吗?」

「不算是,」

五月转身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本记事簿,将其展示给命天。

「我当的是网路小说作家,算是小有名气吧,但是那些作品在网路上公开过,就没办法印刷成实体书了。」

「所以才想找题材吗…女孩们之间不是喜欢那种爱情言情小说吗?写这个应该没问题。」

「可是我完全没有经验啊,也没有写过这类题材...」

这时命天脑海中似乎闪过什么想法,面带微笑的向五月提议道:

「不如,我们试着交往如何?」

来,先别寄恐吓信了

嗯哼~看到大家的反应,忍不住出来发声一下。

*

目前看到的是,大家都喊着”米叔你杀梵天我撕你!”

(嗯哼)

来,我们来看看米叔到底做过什么

第一式

花式死法,限定版一年一次。

翅膀给割了,化灰了,坠落给杀了,给杀了again

第二式

肝死你老命,之一年收集十二只

嗯好我想想~

一年十二只(原版),再来十二只(净化版),还来十二只(恶灵纪念版)

第三式

花式骗氪,之你非永远抽不齐套装

唉这年头的骗氪可真是花式啊,龙骨花我坚决不嗑金,48小时抽一次,照样能抽到五星的 「配件」,喔~?奖池?偶尔踩到屎狗屎运抽到祈愿蛇仙之脚饰,我平常可是很非,好吧时好时坏嘛。

第四式

花式放飞自我,之你永远猜不到编剧的套路。

来,说要斩了编剧的都先闭上嘴听着,我们都知道,编辑发疯放飞自我不知去向被水淹没不知干啥发刀40米很久了

有在追剧情一定知道,打从年初我就**知道了,今年注定是个非常、非常非~常~到了极点的不安定之年,看看这些剧情,我就看今年是否会搞完事恢复正常,继续耍第二式看看是不是要收集十二个什么东西,然后再外加新花神一只。

(花神组能不能有重大进展啊~我的碗都敲到变成灰尘了欸~算了我还是别指望会填坑)

无情绪之发言

第五式

花式贩卖角色,高人气特权不死出镜率高还有自带cp

这点不用说应该大家都心知肚明,看看梵五,他们出镜率真高呢,还有桃铃,这对也是出镜率高的我羨慕啊...

还有花精灵王大三角之首,操碎了心•近乎脑中风的脑仁疼•椿

啊还有就是,特爱卖死亡,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看看那些老cp唉~

一回来一切都变样了,活动懒得刷种花养老去

总之我大概是一半一半的赌,梵天和五月人气那么高不知道才怪,不然怎么一直出场啊~没什么大不了就虐虐而已,花式耍刀嘛

总之,再怎么气和寄恐吓信,米叔依旧是你米叔,如果那种东西有用的话米叔都要填坑了啊,就是要看你因为这样而发布评论,行了我说完了,蹲墙角努力码文去。

占tag歉

然後我想問

What? ? ?这个花精灵的道具为什么复出?我明明记得在花之宫六周年的浮光流廊,第一个花海那啥的,活动还能拿到这个道具的? ? ?难道下架了?

【花灵全員向】书店的巧遇

【花灵全员向】因缘所遇

梵五第一章

(虽然是取这名称,但其实后半段才会写到这个啊~)

Cp:梵五,乔弗,稻露,年吃,桃玫,普诺

ooc√
现代paro√
私 设 如 山 系列√

一心想著肝文忘了發...

「妳就是我今天要见的人?」

一进到房间里,梵天便丢出了一个问题,坐在她面前的少女沉默而不语。

「梵天,我其实我从以前就一直喜欢着你...请你、以结婚为前提跟我交往吧!」

即使早就知道了对方的意图,但仍装作被宠若惊的样子,「结婚为前提...?我打从一开始就把妳当成朋友的...抱歉,我从来没想过这种事,还是—」

〝崩〞的一声,少女激动的把双掌拍在桌上,热泪盈眶的看着梵天

「我、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比谁都要喜欢!结果...结果啊…!得到的确实这种答覆!果然这一切...果然这一切...!」

「果然这一切打从一开始便是我的一厢情愿吗!?」

在霎时间少女将内心隐藏许久的心情一次爆发出来,伴随着近乎是用尽所有勇气所说出的一句话,最终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见状旁人赶紧搀扶着她免得倒下。

无论旁人怎么劝说,少女始终呈现着失控的状态,声嘶力竭的怒吼着,直至没了声音也没了力气,两眼含着泪水倒在母亲的怀抱中。

「现在这种状况也谈不下去,就先各自离开吧。」

妇人小心翼翼的抱着少女,深怕再次惹的她失控,今天的面会就这样落幕了。

本来想着这样就能够脱身,却在房间门口看见了刚才那位少女的母亲,正在等候着他的归来,见到他来了,便行了标准的礼仪。

为了维护自身名誉,梵天也选择了具有礼仪的方式,邀请夫人到房间内进行谈话。

「就别多说什么,直接到房里谈吧,让您久候多时了。」

将夫人请到房间内,对方观察了下自家女儿每天朝思暮想的对象,他的房间摆设究竟如何。

「失礼了,稍微花了点时间才准备好茶水,请吧。」

夫人拿起了茶杯,小酌一番再轻柔的将杯子放回杯碟上。

「这茶泡的不错,关于今日我家女儿的事,抱歉让您见到了丑态,作为她的母亲我在此向您表示万分的歉意。」

「不会,不过关于结婚...这事我是真的没考虑过的,还请夫人您多加体谅包容。」

「至少...与她成为男女关系的朋友吧,她一直一来承受着莫大的压力,她把你看作精神支柱,还请深思熟虑后回答吧。」

对于夫人的一番话,梵天仅是笑了笑,调整了舒适的坐姿开口道
「那么我再次重声,我对于家庭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而正因这点本人我感到十分不满,我原本只是个农村家的野孩子来着?」

语毕,他对着夫人冷笑道。

「况且啊~如果说要我尊重妳们,那我也该得到同等的尊重不是吗?向来我可最讨厌受到束缚了,一直等着机会要逃离这里,」

抓到了对话的重点,夫人便借机打算动摇梵天的决心。

「如果说想逃离这里,我们能—」

梵天恶作剧般,伸出了手指轻轻点上了夫人的唇,便再次接续还未说完的话。

「但是—我可有权利选择的,不管是逃出这里,又或者是找到与自己合适的配偶,这都是我的自由,所以说我会自己达成目标,『外人』不准插手。」

梵天表明了自己的意见,夫人见没了希望,便准备起身离去。

但梵天又顺带补了句话

「所以说还请管好妳家那位大小姐,如果妨碍到我...」 「还请别怪罪我痛下杀手。」

梵天语带威胁的语气,警告夫人保护好自己的女儿。
「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吗…随意操纵人心,达到自身的利益而不择手段...我们就不要再见了吧。」

「那是当然,这对你我都有益处,那么消失在我眼前吧,要是再拖更久,说不定妳家女儿又要失控了。」

默默的听近梵天给予的忠告,夫人离去了。

— 本以为现在的社会不会再出现这种老实人了呢~如此真心的爱护着自己的女儿,也难怪养成了个大小姐,不过—该如何逃出这里呢? 不如来个出其不意的方式吧,也好奇那位大小姐会做出怎样的举动,真是~越发期待了啊✩

简单的拿了张纸,写下几句话后只拿了几样重要物品带在身上,故作「出门走走,放松心情」的名义,搭上火车前往展开新生活的目的地—上海。

下了火车,很快的便适应城市的步调,毕竟在那集团里也是这样的生活,忙碌,从不放慢速度。

然而刚来到陌生的地方总是得找个地方落脚,随处搭讪了路人询问附近有什么店家,理所当然的被无视了,于是便随意走动。

一间书店引起了梵天的注意,而原因正是与这个城市的步调相反,客人站在里头看著书显得十分惬意,于是不多加思考便直接走进里头。 一接近门旁,感应门打开的一瞬间,梵天清楚的听见了有谁在争吵的声音,不只两人。

随意的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走到柜台结帐,发现店员正在和男性客人争吵着,一旁还有一位绿发的女性客人,初步判断大概是被搭讪了,店员跑来帮忙,就当作举手之劳吧。

「不好意思,请问我现在可以结帐吗?」

「啊!好的,请稍等...总共是220元。」

掏出了纸钞交给店员后,抱著书插入两人的话题。

「请问这位绅士,妳找这个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是她的粉丝,想邀请她来我家作客,但旁边那位店员却跑来要我离开这间店!」

「是这样吗?以其他客人的角度,妳们在店里会影响到她们阅读,她请你出去并非失礼,况且这位小姐已经表明不愿意了,请不要再刁难她了,请回吧。 」

「哼,开什么玩笑!哪有人说回去就回去的!」

「 请 回 吧 。」

「哼!给我走着瞧!我和你没完没了!」

「那个...刚刚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举手之劳罢了,我刚来到这里,能给我介绍个居所吗?」

「嗯,当、当然可以,在那之前先去咖啡厅坐坐吧,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好的,女士说了算。」

公告:
(由于已经发布了第一章,因此要等到下礼拜六才更新喔~)

【花灵全员向】因缘所遇

网页線上游戏小花仙同人文。

现代paro

Cp:梵五,乔弗,稻露,年吃,桃玫,普诺

设定出自: @无糖? 大大,
还请前去她的主頁看看喔!

因为缘分的红线相连,而遇到了你。 在数百次的重生因缘分与你相遇,而这一世,缘分又会带领我们走向什么结局?

更新频率:每个礼拜六一更,最慢两个礼拜一更,如当周无法如期更新,将会在发布前一天告知。

(求人催更~)

好晚

头一次肝文肝到凌晨三点 ...终于知道了,当人专心的投入某件事...是真的能废寝忘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