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夢似幻*莫忘初心

´_>`设定期期改,剧情周周崩,你永远猜不到编剧的操作

不定时失踪的摸鱼渣渣文手

「许了愿望的话就去实现它吧」—空奏列车

「除了我自己,谁还想成为我呢?」—希区考克

【梵稻】骇客X中二病

今天为 花神之灵 提供的梗是 ①相遇之前②捉摸不定③近水楼台先得月④难道我就不行吗

不行呃~这标题太奇怪了我的天,但是我真哒不资道怎么取呃啊~

(后面油应而车,肾日)  

ooc √

脑洞为: 梵天是网路知名的骇客,稻荷崇拜梵天的能力(中二啊),于是找到了梵天的住所,而梵天也看中稻荷的能力,于是渐渐培养感情变成恋人。 五月回忆杀串场有~

邪教是吧~?

那我就产粮给你看! 发现被按爱心100次以上了!耶今天也努力产粮~!

(然而已經到了200,正好慶祝。)

嗯,好辣啊。 (之前晚餐吃韩国辣泡面正常版本,以我来说差不多是中辣,但是吃辣好像会高血压...?)

坐在电脑前的梵天,似乎正浏览着什么网页,疯狂地敲击着键盘。

告一段落后,座椅稍微往后挪动了下。

「呼...去买个东西来吃吧。」

随手从地上捡起一件粗糙地缝着兔耳的连帽外套,穿好后塞了一些零钱和钥匙在口袋里,确认无人在外头,小心翼翼关上门后,快速的离开公寓。 走回公寓,却发现大门是敞开的状态,

"明明有锁门的",梵天非常迅速的便想到可能是遭小偷了。

走进客厅,发现并没有被动过的样子,往卧室走去,发现有一名男子正坐在他的床上,穿着"他"的衣服,一副轻松的模样让梵天感到不悦。

「喂…我说你这小偷闯空门还穿别人的衣服不羞耻吗?况且—」
「你是怎么打开大门的?」

为了防止被警方攻坚的事件发生,梵天自掏腰包买了一堆零件组装电子锁,毕竟花了许多心思在这上面,再厉害也不可能在短短五分钟内便解开,这不禁让梵天怀疑起眼前这名小偷是何人,又是为何来到这里。

「我觉得这样的才能很了不起啊,明明是这样的才能,不好好利用不就亏了上天给予的机会了吗?」

梵天表示"这家伙正经八百的说什么鬼话,也太中二了吧!?"

「总之,你先把我的衣服还来!」

「欸,原来梵天你还有这种嗜好吗?」

稻荷装作一副訝異的表情,却换来梵天的回答。

「你不会是打算在这里住下吧?行啊,今晚睡沙发吧你!」

梵天随手抓起一个抱枕往稻荷的脸上丢去。

「原来你还喜欢兔子玩偶吗?」

「给我闭嘴!要是敢乱动我的东西就死定了你!」

晚上—

那家伙到底怎么进来的...难道他也是骇客吗…不对...!为什么我要让他在这里住下啊喂!

正当梵天从床上起身,准备走去客厅时,听到了某种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

"诓当"

只见稻荷似乎碰了摆在电视桌上的一个装饰品,碎片飞散在四周,稻荷正准备捡起碎片当作没发生这回事,然而全被梵天给看见了。

「呃...抱歉...?」

由于现在并未开启任何照明设备,稻荷无法看清梵天此刻的表情是如何。

「我已经说过了吧?『不要乱动任何东西』,没错吧?」

「何况你摔坏的这个...是我非常重要的东西...?」

梵天毫无任何预警的,悄然来到了稻荷的面前,与彼此的眼眸对上。 稻荷对上了梵天如血鲜红的双眸,像是一朵朵玫瑰花绽放于他的瞳孔中,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更近的观赏这双珍奇绚丽的双眼。 原本早已气的随时都会将压抑的情感倾斜而出,但梵天还是忍住了冷冷的说道:

「你干什么?还不快把手移开?」

但稻荷此刻似乎完全听不进任何声音,只是缓缓的开口道:

「这双瞳孔,和我妈妈那双瞳孔,简直一模一样呢...」

听到这句话,梵天想起了自己曾经是看不到的,但因为有好心人把自己的眼睛给了他,于是他才能够看见世界长什么样子。

(不要问我为啥是捐整颗眼睛,我也不知道就当作是这样吧)

「很美喔」

稻荷没想到梵天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回应,稍微有些惊讶。

而梵天看着稻荷的眼神也变得温柔,轻声的低语道:

「就像是绽放着的鲜红玫瑰,你的母亲拥有那样独一无二的双眸,绝对是上天所给与的奇迹。」

稻荷听见他这番话,眼泪似乎获得了自由,不断从瞳孔中逃亡,顺着脸一路滑落至地上,又一滴泪水准备逃脱,却被梵天轻轻的用指腹接住了,趁着泪滴尚未逃离,梵天将泪水含在嘴里,

「连哭的样子和泪水的味道,都和你母亲一样呢,别哭了,这可糟蹋了你那眼睛啊」

梵天伸手为他拭去泪水,但能瞧见他的眼角旁有着淡红的色泽。

真是的,简直哭的像只小花猫一样,用成语来形容的话,一定是梨花带雨吧。

「喂,你来跟我一起睡床上吧,让客人睡沙发可不是待客之道,更何况是大恩人,不过可能有点挤,将就一下吧。」

于是稻荷跟着梵天一起进入了卧室,背对背侧躺着,即使只是张单人床,但梵天饮食方面的问题,导致和其他同龄的男生站在一块儿总是显得格外瘦弱。

之后一定得给他灌输正常饮食的观念才行,如果我没来找他,说不定突然就在电脑桌前一觉不醒了,但果然还是十分在意,那个杯子难道是谁送的礼物?为何会如此重要到让他濒临失控的地步...也罢,明天再继续思索这个课题吧。

隔天早上稻荷醒来时,身旁趟着的人早已不见踪影,空气中嗅到了些许甜食的气味,发现梵天正拿着一块面包啃食着。

似乎是听闻了声响,转过头去看见已经醒来的稻荷:

「哟,醒来了?」

「怎么可能还没醒来啊...」

面对梵天抛来的无理问题,稻荷回以无奈的表情,接着一块面包不偏不倚的砸到他脸上,是从超商买来的便宜货。

「喂,我说你成天吃面包不腻啊…难怪你瘦成那样,成天吃那种东西迟早会倒在电脑桌前喔?」

梵天没有回头,继续敲打着键盘,死死的盯着萤幕不肯移开视线,于是带着些许愤怒情绪伸手挡住电脑萤幕。

「喂!我在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啊!?」

这么一吼,梵天总算回头,脸上带着十分不悦的情绪望着他:

「这下可好,离这栋公寓最近的警察局就在隔着一栋公寓的对街,他们已经观察我很久了,现在肯定冲着这里来吧。」

随后稻荷抓了一件衣服便套上,也拿给梵天示意他快点穿上:

「快点穿上,等下警察破门来了就照我说的做!」

不到五分钟,警察果然破门而入,但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怀疑是不是找错对象了。

「我已经看透你的想法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哼,就凭你吗!我要毁灭掉这污秽不堪的世界,重组世界的计画是不会改变的!」

警察:......What just happened...?

看到这一幕警察们内心瞬间当机,只有着:"我是谁我在哪他们又在干啥"的想法。

「呃…帆天那些人是你叫来的吗?」

「道贺,你脑子进水了?那些警察为什么闯来我们家啊…」

「咳...不好意思,请问你们这是打算搬家吗?」

「是啊,正好看到许久不见的戏服,就来对下台本了,不过...门都给撞坏了啊…」

稻荷os:mmp警察真凶残啊

「不如作为道歉,我们来帮忙搬家吧,门的赔偿费用交给我们吧。」

于是两人顺利逃过一劫,之后警察又再次找上门,说其实并没有要抓梵天,因为他们知道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方法错了,于是将他留在警局里,也算是终于找到个正常的工作了,你说稻荷?

那家伙啊~

「喂喂梵天~我今天又赚到功绩了哦~」

稻荷拿着奖惩单不断挥舞着向梵天炫耀。

「你是特工不该出现在这里,我还要办事你快走开!」

随便塞了个理由给他,梵天转身继续埋头于工作中。

「我说啊~前辈们很看好我们呢,正好说没什么事的话,这半年内要我们去度假,毕竟平常工作也挺拼命的,不如就去吧?国外你应该没去过吧?」

面对一连串的话,只好塞了句"啊随便,去就去吧" 于是稻荷拎起梵天就往外走,

「喂!你干什么啊?!」

「已经讲好啦~废话不多说,我们现在就出发!」

「啊喂~都不顾及我的心情吗~?」

好滴结束啦~第一次写这对,如果ooc了还请见谅!另外之后都会在结束后追加一篇小段子的,用来感谢读到这里的你/妳喔~

(大概,也算是个预告吧,之前说好的誓言,因为真的很重要,所以先写好再说吧~算是先小试身手,大概就能看到我的底子如何了呢0w0)

(翻车,那就只好用截图的方式啦~)

车:

「...又解决一个案子了,稻荷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种姿势躺在我床上啊,有够难看的」

听见了梵天的抱怨,稻荷一手撑起下巴慵懒的说道:

「反正现在是度假中嘛...再说我也想诱惑你呢」

「你,刚刚后面说了什么?」

突然间,梵天从椅子上下来,眨眼间便到稻荷的身旁,艳丽的赤曈直视着他的眼眸。

「呃…什么都没有...?」

「也是,都交往一年了呢…」

「等、呀啊—♡」

不等他说出完整的句子,便先发制人的把稻荷的双腿张开,从脸颊往下恶趣味的用舌头舔舐每一吋肌肤。

最后伸出手来回抚摸着按摩棒,用舌头在上头沾了些许口水。

看到这副景象,稻荷紧张的吞咽下口水,望着他的是看待猎物般的眼神。

随着身体的温度直线往上飙,他感觉已经在理智失控的边缘了。

「才这样就不行了,我可什么都还没玩啊~?准备好了吗?」梵天微笑着。

嗯…翻车就翻吧,反正婴儿车翻了也不会有危险的。

评论(6)

热度(28)